恋人之间的转账,分手可以要回来吗?

2019-09-04

四川省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上诉人(原审原告)张某云,男,1977年6月30日出生汉族,住重庆市涪陵区xxx号。
  委托诉讼代理人:陈娟,四川蜀信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金某,女,1975年1月29日出生,汉族,住四川省金堂县三星镇天灯村11组
  委托诉讼代理人:刘潇蔚,四川君仁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徐家语,四川君仁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张某云因与被上诉人金某民间借贷纠纷一案,不服四川省金堂县人民法院(2019)川0121民初109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9年5月23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对本案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张某云上诉请求:请求撤销一审判决,依法改判支持张某云审的诉讼请求,判令金某偿还借款本金79400元及利息(以有提交。对证据材料1的微信转账记录部分真实性子以认可。微信转账记录中的4100元,张某云认可该笔费用,且在本案中不予主张;2994元微信转账不予认可,张某云没有收到;2016年10月20日张某云转给金某1000元,金某又转给了案外人,这个转账记录与本案无关联性。对证据2、证据材料3的真实性子以认可,关联性不予认可。这两份证据进一步证明金某向张某云借款37000余元用于购车和缴纳保险,该车登记在金某名下,归还车贷也应由金某自己归还,这与本案无关。对证据4证人证言的三性不予认可,证人均没有出庭作证,且所有的证人与金某存在亲属关系或朋友关系,与本案没有关联性。

 

  本院认为,被上诉人金某提交的前三组证据材料并非一审诉讼结束后形成,不是新证据,本院不予采信;对第四组证据虽系审诉讼后形成,但与待证事实之间并无关联性,本院不予采信经二审审理查明的事实与原审查明的事实一致,本院子以确认。

  本院认为,本案二审争议有两点,现评判如下:

  关于上诉人张某云与被上诉人金某之间是否有车真实的民间借贷法律关系的问题。根据已查明的事实,张某云分别于2016年7月16日通过银行转账方式向户名为“杨某”的银行卡分别转款27900元和100杨某系金某的朋友,上诉人金某在诉讼过程中已经确认上述37900元为张某云为其买车辆支付的购车首付款和保险费,故可以认定张某云向杨某支付的37900元系因金某买车张某云所支付。另,上诉人张某云于206年12月9日通过银行转账的方式向张某云转款200,上述三笔银行转款共计57900元,被上诉人金某后于208年1月4日向张某云出具的借条载明:“今借到张某云5万3千元,分三次借的,53000元.”,上诉人张某云所陈述的借条上三次借款事实能够同张某云三次银行转款事实相吻合。借条上载明的的三次借款亦可以认定2018年1月4日金某确认张某云转入杨某账户的37900元系借款,上诉人金某同与被上诉人张某云之间确有借贷合意,且张某云也向金某支付了53000元,双方之间存在民间借贷法律关系。关于尚欠本息具体金额问题。上诉人张某云上诉主张被上诉人金某尚欠其本金79400元及利息。本院认为,上诉人张某云所提交的银行转款凭证及微信转款虽共计79400元,但转款期间双方系恋爱关系,2018年1月4日金某出具时只对张某云三笔银行转款中53000元确认为借款,故可以认定上诉人张某云出借金额为53000元。被上诉人金某虽辩称已归还全部借款,但未提交证据予以证明,故被上诉人金某尚欠上诉人张某云本金53000元。对于案涉借款的利息,因双方对借款利息并未约定,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百一十一条“自然人之间的借款合同对支付利息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确的,视为不支付利息”的规定,因本案借贷双方均系自然人,且未约定利息和还款期限故应视为不支付利息。故对张某云主张的借款利息,本院不子支持。

 综上所述,上诉人张某云部分上诉请求成立,本院予以支持原判认定事实有误,本院依法予以纠正。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二项之规定,判决如

下:

  一、撤销成都市金堂县人民法院(2019)021民初109号民事判决;

  二、被上诉人金某于本判决书生效之日起十五日内向上诉人张某云偿还借款本金53000元;

  三、驳回上诉人张某云的其他诉讼请求。

  一审案件受理费969元,由张某云负担359元,由金某负担610

  元;二审案件受理费1938元,由张某云负担659元,由金某负担1279

4006663328

在线咨询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