涉及多名原告被告的民间借贷纠纷案——原告白某蓉,我们代理被告,一审胜诉

2019-09-04

【案情简介】

 

原告:白某蓉,女,1972年8月13日出生,汉族,住

四川省南江县南江镇xxx号,公民身份号码513026xxx389

委托诉讼代理人:蔡泽生,四川洪援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吕健君,四川洪援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南江B酒店管理有限公司,住所四川省巴中市南江县xxx社,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51192xxxBP6P。法定代表人:李某东,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邱晨,四川蜀信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刘苗,四川蜀信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南江某建设有限公司,住所四川省巴中市南江县南江镇xxx号,统一社会信用代码

91511922xxx38K。法定代表人:蔡某军,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陈仕忠,该公司法律顾问。

被告:四川南江A建设投资有限公司,住所四川省巴中市南江县南江镇xxx号,统一社会信用

代码9151192xxxx604P。法定代表人:杨某林,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邱晨,四川蜀信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刘苗,四川蜀信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白某蓉与被告南江B酒店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B酒店公司)、南江某建设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某建设公司)、四川南江A建设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交建投资公司)民间借贷纠纷一案,本院于2019年2月13日立案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白某蓉的特别授杈委托诉讼代理人蔡泽生、吕健君,被告B酒店公司和交建投资公司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邱晨、刘苗,某建设公司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陈仕忠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原告白某蓉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判令三被告连带偿还原告借款本金184910.31元(庭审中变更为50000.00元)支付自借款之日起至还款之日止按照月利率2%计算的利息;2.本案诉讼费由三被告承担。事实和理由:2009年9月24日原南江交通建筑安装公司(以下简称交建安装公司)在建设桃园大酒店工程时,向原告白某蓉借款50000.00元,约定每月按照2%计算利息。2011年9月24日、2012年9月24日、2013年9月24日、2014年9月23日又先后四次向白某蓉借款(庭审中说明实为计付利息)69550.99元,约定每月按照2%计算利息,用于桃园大酒店经营活动的资金周转。2015年9月24日某建设公司(原交建安装公司)再次向白某蓉借款(庭审中说明实为计付利息)29090.74元,约定每月按照2%计算利息,用于桃园大酒店经营活动的资金周转。2016年9月23日南江聚义桃园大酒店有限公司又次向白某蓉借款(庭审中说明实为计付利息)36268.58元,约定每月按照2%计算利息,用于桃园大酒店经营活动的资金周转。现南江聚义桃园大酒店有限公司更名为B酒店公司。2018年原告向被告主张债权,被告借故推拖。现依法起诉,请求依法支持原告的诉讼请求。被告B酒店公司、交建投资公司共同辩称:本案中白芙蓉的借款本金只有5万元,后面的收据是计算的利息计入本金再计算的复利,原告已经当庭变更和说明,不再陈述。

  案涉借款合同是某建设公司(原交建安装公司)与原告签订,支付给某建设公司(原交建安装公司),应由金虹建设公司独自承担;B酒店公司、交建投资公司没有与原告签订借款合同,也没有实际收到借条及收据所列款项,与此无关;原告要求B酒店公司、交建投资公司连带偿还借款本金及利息无事实和法律依据被告某建设公司辩称:一是原告起诉的事实属实,二是原告起诉的某建设公司主体资格不合适,原告的资金的实际使用人是B酒店公司,这一借款主体应认定为飞鹏酒店公司,三是本案不适用连带责任原则。综上驳回原告对金虹建设公司的诉讼请求。

  根据原、被告的陈述及举证和审查确认的证据,本院认定如下法律事实:2008年2月10日,原交建安装公司按照主管部门原南江县交通局的南交发[2008]13号通知安排,担任建设业主,负责桃园车站宾馆(原南江县交通局暂定名,即现在的桃园大酒店)建设、管理工作。2009年8月26日交建安装公司成立桃园大酒店分支机构,负责人为吴凌云(兼),找钱做事,对外举债,于2009年9月24日在原告白某蓉处借款5万元,用于桃园大酒店建设工程,约定按照月利率2%计算利息,由交建安装公司出具《借条》,加盖交建安装公司财务专用章。2009年9月30日交建安装公司桃园大酒店登记注册2011年9月24日、2012年9月24日、2013年9月24日、2014年9月23日原交建安装公司桃园大酒店先后四次以“收据”形式向白某蓉按月利率2%计算利息后仍以“借款”方式计入桃园大酒店财务,加盖“南江县交通建筑安装公司桃园大酒店财务专用章”,记入桃园大酒店财务应付款科目2015年9月24日某建设公司又以“收据”形式向白某蓉按月利率2%计算利息后仍以“借款”方式计入桃园大酒店财务,加盖“南江某建设有限公司桃园大酒店财务专用章”,记入桃园大酒店财务应付款科目。2016年9月23日南江聚义桃园大酒店有限公司又以“收据”形式向白某蓉按月利率2%计算利息后仍以“借款”方式计入桃园大酒店财务,加盖“南江聚义桃园大酒店有限公司财务专用章”,记入桃园大酒店财务应付款科目。同时查明,2013年8月12日,南江县人民政府出资51%(县国资办代表县人民政府…以桃园大酒店土地资产2246万元作为实物资本出资)与交建安装公司出资49%(…以交建安装公司所属桃园大酒店地面资产及其它固定资产2015万元作为实物资本出资)组建了国有控股的“四川南江交通建设投资有限公司”,2014年3月18日交建投资公司正式成立2013年12月,交建安装公司改制组建为某建设公司,2014年10月8日,原交建安装公司桃园大酒店依法变更登记为某建设公司桃园大酒店2015年5月21日,交建投资公司投资成立独资子公司南江聚义桃园大酒店有限公司(某建设公司桃园大酒店变更名称后),成为国有控股公司,具备独立的法人资格2017年6月21日,交建投资公司召开股东会议,会议决议解除某建设公司的股东资格,解除前交建投资公司的债权债务依照公司法的相关规定执行2018年3月28日,南江聚义桃园大酒店有限公司名称变更为B酒店公司,股东为交建投资公司,是交建投资公司的全资子公司,桃园大酒店资产归属为国有资产。本院认为,合法的借贷关系受法律保护,债务应当清偿被告某建设公司(原交建安装公司)在建设桃园大酒店时向原告白某蓉借款5万元,约定按月利率2%计付利息,该借款计入桃园大酒店财务账目,至今尚未还本付息,对此事实,各方当事人均无异议,应予确认。关于原告主张的利息问题,借条上有“利率按月2%计算”的约定,该利息支付的约定明确,符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十六条第一款的规定,应当予以支持;但某建设公司(原交建安装公司)桃园大酒店在酒店财务上记载按月利率2%计算利息后将利息计入后期借款本金,已超过最初借款本金与以最初借款本金为基数,以年利率24%计算的整个借款期间的利息之和,对超过部分的利息,不子支持;故本案原告请求被告支付该笔借款的利息,应当自借

款之日起按年利率24%予以计算支付。

【判决结果】

  本案争议的焦点是债务偿还的义务主体是谁?首先,案涉借款合同是原交建安装公司与原告签订,该借款支付给交建安装公司,且由交建安装公司出具借条,借款人系交建安装公司,后交建安装公司改制组建为某建设公司,交建安装公司的权利和义务由变更后的某建设公司享有和承担交建安装公司对原告所负的债务应由某建设公司承担;其次,2009年8月26日交建安装公司成立桃园大酒店分支机构,桃园大酒店不具有法人资格,其民事责任由某建设公司(原交建安装公司)承担;再次,某建设公司无充分证据证明B酒店公司、交建投资公司的行为形成债务承担的法律后果;因此,某建设公司对案涉债务负有清偿责任。原告要求B酒店公司、交建投资公司承担连带偿还责任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综前所述,原告岳猛的借款本金及利息应由某建设公司承担清偿责任。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

和国合同法》第六十条、第一百九十六条、第二百零五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十六条第一款、第二十七条、第二十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南江某建设有限公司自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五日内偿还原告白某蓉借款5000.00元及利息(以本金500000元为基数从2009年9月24日起至判决生效之日止
按年利率24%计算);
二、敬回原告白某蓉要求被告南江B酒店管理有限公司、四川南江A建设投资有限公司承担连带责任的诉讼请求。
   如果未接本判决指定的履行期间给付金钱义务,应当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3998.00元,减半收取1999.00元,由被告南江某建设有限公司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以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照对方当事人或者代表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四川省巴中市中级人民法院

4006663328

在线咨询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