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生交通事故,司机方下落不明,无法知晓其车险公司,怎么才能获得赔偿?

2019-09-04

成都市金牛区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原告:郑某竹,女,1966年2月28日出生,汉族,住四川省邻水县鼎屏镇xxx。

 委托代理人:邱晨,四川蜀信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何某菊,女,1970年9月17日,汉族,住四川省南部县定水镇xxx。

 被告:中国人寿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南部县支公司,住所地南部县蜀北大道107号。

 负责人:祝尧,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马旭,四川路石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郑某竹与被告何某菊、中国人寿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南部县支公司(以下简称人寿公司)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案,本院立案后,依法适用普通程序,于2019年7月8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郑某竹的委托诉讼代理人邱晨、被告人寿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马旭到庭参加了诉讼。因被告何某菊下落不明,本院依法向其公告送达了起诉状副本、开庭传票等法律文书。公告期满后,何某菊经本院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未到庭参加诉讼,本院依法缺席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郑某竹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判令二被告向原告赔偿医疗费、营养费、住院伙食补助费、护理费、残疾赔偿金、精神损害抚慰金等共计282,214元,人寿公司在保险责任范围内向原告赔偿;2、本案诉讼费由二被告承担。诉讼中,原告郑某竹变更诉讼请求为:医疗费变更为81,262.93元,残疾赔偿金和被扶养人生活费请求按照208年统计数据标准处理,诉请总额变更为368,952.93元。事实及理由:2018年8月24日上午,何某菊驾驶号牌为川A3RA76号小型普通客车从成都市一环路方向沿西体北路往西体路方向行驶,9时53分许,何某菊驾车行驶至西体路与西体北路交叉路口左转弯时,与正在沿路口靠五丁桥方向一侧人行橫道直行横过西体路的行人郑某竹发生碰撞,造成郑某竹受伤的交通事故。何某菊驾驶的小型普通客车行经人行横道未停车让行和转弯车未让直行行人的行为对交通事故所起的作用以及过错的严重程度是造成事故的全部原因。经成都市公安局交通管理局第二分局认定,何某菊承担事故全部责任,郑某竹不承担事故责任。经查川A3RA76号小型普通客车在人寿公司投保了交强险和商业险,为了维护原告的合法权益,根据我国相关法律规定,诉至法院处理。
 被告何某菊未到庭应诉,亦未向本院提交书面答辩意见。
 被告人寿公司辩称,我们对于本次事故发生的事实和责任划分没有异议。事故车辆在我司投保有交强险和商业险100万元,含不计免赔,事故发生在承保期内。 

 本院经审理认定事实如下:2018年8月24日上午,何某菊驾驶川A3RA76号小型普通客车从成都市一环路方向沿西体北路往西体路方向行驶,9:53许,何某菊驾车行驶至金牛区西体路与西体北路交叉路口左转弯时,与正在沿路口靠五丁桥方向一侧人行横道直行横过西体路的行人郑某竹发生碰撞,造成郑某竹受伤的交通事故。成都市公安局交通管理局第二分局出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何某菊承担事故的全部责任,郑某竹无责任。

事发当日,郑某竹被送往四川省林业中心医院急诊处进行治疗,后于当日转入成都军区八一骨科医院进行治疗,于2018年11月16日出院,住院84天。出院诊断:1、左股骨颈骨折;2左股骨上段粉碎性骨折;3、左髋部软组织挫伤;4、右踝部皮肤挫裂伤;5、左髋关节、左膝关节、右踝关节粘连。岀院医嘱:出院带药继续卧床静养,暂禁止下地活动,需陪护一名,定期门诊复查(一月、三月、半年),不适随诊……。郑某竹因此次事故共计产生医疗费81,262.93元(含门诊费)。
 2019年1月21日,广安世纪司法鉴定中心出具广世司鉴[2019]临鉴字第059号《司法鉴定意见书》,该鉴定意见书载明:被鉴定人郑某竹左股骨颈及粗隆下粉碎性骨折内固定术后,致残程度评定为十级;该鉴定机构同时出具广世司鉴[2019]临鉴字第059-1号《司法鉴定意见书》,该鉴定意见书载明:被鉴定人郑某竹后续治疗费共约需人民币15,000元。鉴定费1,850已由郑某竹垫付。

同时查明,何某菊系川A3RA76号小型普通客车的所有人,并在人寿公司处购买了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以下简称交强险)和机动车第三者责任保险100万元(以下简称商业险)及不计免赔险,本次事故发生在保险期限内。郑某竹向本院提交了6份成都景运后勤管理有限公司景运护理专业用收据证明郑某竹住院期间其中76天雇请护工产生护理费10,100元。郑某竹从2006年12月25日起在中国人民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成都市金牛区支公司从事代理工作,受伤前一年月平均工资为42,043.44元,受伤后半年月平均工资为33,672.93元。石桂兰(1943年1月20日出生),系郑某竹母亲。石桂兰与郑忠游共生育3个子女以上事实有各方当事人身份信息、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四川省林业中心医院门诊费票据、成都军区八一骨科医院出院证明书、医疗费票据、住院病历、司法鉴定意见书及鉴定费发票、景运护理专业用收据、亲属关系证明及被抚养人身份信息、工作证明、工资银行流水、工资完税凭证、人寿公司机动车保险单、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单、人寿公司机动车综合商业保险单机动车行驶证、驾驶证、当事人陈述等证据及庭审笔录在案佐证,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公民的生命权、健康权应受法律保护,行为人由于过错侵害他人人身权利、财产权利的,应当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何某菊驾驶机动车与行人郑某竹发生碰撞,导致郑某竹受伤,该事实清楚。本次事故交警部门作出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何某菊承担事故全部责任,郑某竹无责任。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第一款:“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人身伤亡、财产损失的,由保险公司在机动车第三者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子以赔偿;不足的部分,按照下列规定承担赔偿责任(二)机动车与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之间发生交通事故,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没有过错的,由机动车一方承担赔偿责任……”和《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六十五条第一款、第二款“保险人对责任保险的被保险人给第三者造成的损害,可以依照法律的规定或者合同的约定,直接向该第三者赔偿保险金。责任保险的被保险人给第三者造成损害,被保险人对第三者应负的赔偿责任确定的,根据被保险人的请求,保险人应当直接向该第三者赔偿保险金。被保险人怠于请求的,第三者有权就其应获赔偿部分直接向保险人请求赔偿保险金。”之规定,何某菊作为肇事车辆的所有人,向人寿公司购买了交强险、商业险100万元(含不计免赔),人寿公司应当在其保险责任限额内承担相应赔偿责任,并直接将理赔款支付给郑某竹。

本院依据相关的法律规定和有效证据对郑某竹因此次事故产生的损失确认如下:

 一、医疗费。郑某竹主张医疗费81,262.9元。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九条“医疗费根据医疗机构出具的医药费、住院费等收款凭

证,结合病历和诊断证明等相关证据确定。赔偿义务人对治疗的必要性和合理性有异议的,应当承担相应的举证责任。医疗费的赔偿数额,按照一审法庭辩论终结前实际发生的数额确定。”之规定,郑某竹在庭审中出示了四川省林业中心医院及成都军区八骨科医院医疗费票据,共计81,262.93元,有相应的病历资料佐证,本院予以确认。医疗费中的非社保用药费不属于保险理赔的范围,由何某菊承担,当事人未就非社保用药比例协商,本院酌情确定非社保用药比例为20%,即16,252.59元。

 二、护理费。郑某竹主张护理费31,680元。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一条“护理费根据护理人员的收入状况和护理人数、护理期限确定。护理人员有收入的,参照误工费的规定计算;护理人员没有收入或者雇佣护工的,参照当地护工从事同等级别护理的劳务标准计算”之规定,郑某竹向本院提交了6份成都景运后勤管理有限公司景运护理专业用收据证明郑某竹住院期间其中76天雇请护工产生护理费10,100元,本院予以确认;本院对郑某竹剩余住院时间护理费确认为:120元/天×(84天-76天)=960元,以上护理费共计11,060元。

 三、营养费。郑某竹主张营养费5,280元。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四条“营养费根据受害人伤残情况参照医疗机构的意见确定”之规定,结合郑某竹伤情及住院天数,本院认定郑某竹营养费为:20元/天×84天=1,680元。

 四、交通费。郑某竹主张交通费30元。郑某竹虽未能向本院举证证明交通费,但考虑交通费系本次交通事故中必然产生的理正常开文,结合其治疗情况及伤情,本院酌情认定交通费为

300元。
 五、残疾赔偿金。郑某竹主张残疾赔偿金66,432元。《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五条第一款规定“残疾赔偿金根据受害人丧失劳动能力程度或者伤残等级,按照受诉法院所在地上一年度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或者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标准,自定残之日起按二十年计算。但六十周岁以上的,年龄每增加一岁减少一岁;七十五周岁以上的,按五年计算”,因郑某竹主张残疾赔偿金按照2018年统计数据标准计算,结合郑某竹的伤残等级(残疾赔付比例10%)及户籍为城镇的事实,本院对郑某竹该项主张确认为:33,216元/年×10%×20年=66,432元
 六、被抚养人生活费。郑某竹主张被抚养人生活费7,330元。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八条“被抚养人生活费根据抚养人丧失劳动能力程度,按照受诉法院所在地上一年度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性支岀和农村居民人均年生活消费支出标准计算。被扶养人为未成年人
的,计算至十八周岁;被抚养人无劳动能力又无其他生活来源的,计算二十年。但六十周岁以上的,年龄每增加一岁减少一岁;七十五周岁以上的,按五年计算。”之规定,郑某竹向本院提交了被抚养人其母亲石桂兰身份信息、亲属关系证明,结合郑某竹户籍及主要收入来源于城镇的事实,本院对郑某竹该项主张确认为:
石桂兰23,484元/年×5年×10%÷3=3,914元,该笔费用一并计入残疾赔偿金,故残疾赔偿金为70,346元。

 七、鉴定费。郑某竹主张鉴定费1,850元。其提交了鉴定费票据,金额为1,850元,本院对郑某竹的鉴定费确认为1,850元。

 八、精神损害抚慰金。郑某竹主张精神损害抚慰金5,000元。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八条第二款“因侵权致人精神损害,造成严重后果的,人民法院除判令侵权人承担停止侵害、恢复名誉、消除影响、赔礼道歉等民事责任外,可以根据受害人一方的请求判令其赔偿相应的精神损害抚慰金”之规定,结合案件实际情况、各方过错程度及造成的后果,本院对郑某竹的该项诉讼请求酌情认定为5,000元。

 九、住院伙食补助费。郑某竹主张住院伙食补助费2,520元。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三条第一款“住院伙食补助费可以参照当地国家机关一般工作人员的出差伙食补助标准予以确定。”之规定,参照《成都市市直机关差旅费管理办法》,并结合当地的生活水平和居民收入状况,本院对郑某竹该项诉讼请求确认为2,520元

 十、误工费。郑某竹主张误工费151,850。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条“误工费根据受害人的误工时间和收入状况确定。误工时间根据受害人接受治疗的医疗机构出具的证明确定。受害人因伤致残持续误工的,误工时间可以计算至定残日前一天。受害人有固定收入的,误工费按照实际减少的收入计算。受害人无固定收入的,按照其最近三年的平均收入计算。受害人不能举证证明其最近三年的平均工资收入状况的,可参照受诉法院所在地相同或者相近行业上一年度职工的平均工资计算”之规定,郑某竹向本院提交的工作证明、工资银行流水、工资完税凭证等证据能够证明其受伤前一年月平均工资为42,043.44元,受伤后半年月平均工资为33,672.93元,误工期间月平均实际减少收入8,370.51元,结合郑某竹伤情、恢复情况及出院医嘱,本院确认其误工时

长为住院期间84天,故本院对郑某竹的误工费确认为:8,370.51元/月÷30天×84天=23,437.43元。

 十一、后续洽疗费。郑某竹主张后续治疗费15,000元。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九条第二款“医疗费的赔偿数额,按照一审法庭辩论终结前实际发生的数额确定。器官功能恢复训练所必要的康复费、适当的整容费以及其他后续治疗费,赔偿权利人可以待实际发生后另行起诉。但根据医疗证明或者鉴定结论确定必然发生的费用,可以与已经发生的医疗费一并予以赔偿。”之规定,结合郑某竹伤情以及司法鉴定意见“被鉴定人郑某竹后续治疗费共约需人民币15,000元”,本院对郑某竹的该项诉讼请求确认为15,000元。

 综上,郑某竹因此次事故产生医疗费81,262.93元、住院伙食补助费2,520元、营养费1,680元、护理费11,060元、交通费300元、残疾赔偿金70,346元、精神损害抚慰金5,000元、鉴定费1,850、后续治疗费15,000元、误工费23,437.43元,共计212,456.36元,扣除不属于人寿公司理赔的自费药16,252.59元、鉴定费1,850,剩余191,353.77元,由人寿公司在机动车交强险赔偿限额及商业险赔偿限额内向郑某竹支付。不属于人寿公司理赔的自费药16,252.59元、鉴定费1,850,共计18,102.59元由何某菊承担。何某菊经本院依法送达民事起诉状、传票等法律文书后,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亦未提出抗辩,视为其对所享有诉讼权利的放弃。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条第一款、第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六十五条第款、第二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中国人寿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南部县支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郑某竹支付194,353.77元;

 二、何某菊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郑某竹支付18,102.59元;

 三、驳回郑某竹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未按照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金钱给付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的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5,533元,由何某菊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  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  副本,上诉于四川省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

 

4006663328

在线咨询5